微信微网开发,社区论坛开发,电子商务,电子商城,摇电视,h5网页等制定开发

价值咨询

我们与时代并进,不断吸取新鲜理念

新闻详情

我整整看了96节课,那是我一个月的课-小程序开发​

可以小程序开发的圆梦云为你带来一篇美文,请鉴赏!我是一个有着拿学费去旅游的思想的人;是一个晚上常常暴饮暴食,害怕睡着了肚子饿,饿死了一睡不醒,或是害怕晚上失眠,失眠时饿着肚子找不着东西吃的人;是一个因为不想自己的手酸了,没有一次写作字数能达到老师的要求的人。是一个因为嫌弃学校附近唯一的网吧的厕所臭,想上网时,就要花30分钟的时间乘公交车去市区上网的人.  如此这般大费周折,后来索性用某学年的报名费买了电脑。  学校会来索取报名费,但并非拿刀架着你的脖子和你要,只是由班导这般提醒:校领导很关心你的学费啊,如若困难,可分期付款,毕业前务必交齐了,不然毕业证就别要了。我想这毕业证,如果毕业前中乐透的话,可以考虑买下它。  我没有理财天赋,理不出个月光族的称谓,我只是一个星光族。月底落魄自然不必多说,为了月底时还能暴饮暴食,我曾向杂志社投过稿,却不遂愿。  我仔细反省,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杂志社的编辑们可不是我的语文老师,我那大大超出小说规定数字的稿件自然得不到超出满分的荣誉。  我保存了那未结尾的稿子,搭上我最讨厌的那路公交车,去见我此刻最想见的人。若非情感这般起伏,我这个洁癖的人宁愿从这全市最拥挤的,玩命奔驰的公交车上跳下去。  这个有着上千万人口的城市,地铁还未完待建,以至城市交通严重拥堵。单向四车道上,常常不仅只有四辆车在行驶穿梭。可想而知,本不必担心缓慢地走走停停的车子会撞到过马路时都本该是小心谨慎的行人的司机,是多么厌恨那些漫不经心地在马路上放肆穿行的人们,只要一遇,常张嘴便骂到了他爹妈那儿去了。  如果我有"三十里马"的体力,我宁愿来回都跑步,必会比坐车快十倍,还不累,不会被挤,不会被别人对着我的头咳嗽……  为什么没有哪一路公交车经停我正要去的这个区人最多的高校?在公交车上被挤得灰头土脸的我,还得灰头土脸地步行十五分钟,去找他借钱。  十五分钟的步行中,不止十五个摩的哥对我说,是不是去X大的,4块,3块2块。我灰头土脸回了一句,都到校门口了,还两块。  我承认,我不是来大学里混学历的。我只是想学我想学的,看我想看的,让我这辈子里多了个大学,多了个在大学课堂上看金庸武侠小说的事。  射雕英雄传,我整整看了96节课,那是我一个月的课。我发现有很多不认识的字词,多亏了百度,得以明白。  我有一个习惯,在寝室里不是玩电脑就是睡觉,绝对不会看小说。然而我看射雕看得上瘾,为此一个月不逃一节课。路人甲乙言,这年代看射雕是个奇迹,候鸟一个月不逃课也是一个奇迹。  大一时,同学们知道我会花30分钟乘公交车出去上网;借钱会去三十里外借,都嗟叹不已,为我取一外号,候鸟。

就因为父亲的博彩导致家中突然一无所有,债台高筑,父母不得已把赫子铭带到乡下爷爷家。没有了高楼大厦,没有了车水马龙,尤其一到夜晚,外面漆黑一片,赫子铭只能在屋里想着繁华都市流光溢彩的夜景。住房由小区公寓变成砖瓦平房,学校也由市重点实验小学换成了乡镇中心小学 ,城乡的巨大差异也让他感到很吃惊,更让他吃惊的是没想到农村的学生是那么的粗俗野蛮,他们几乎成天打架斗殴,欺负弱小同学,赫子铭就读的这个班里有一个身体有缺陷的女生,她说话口齿不清,四肢弯曲畸形,几乎每天都要受到同学的辱骂和痛打。这一天班里差不多有一多半的同学不知是中了邪还是发了狂,竟一起合力痛打这个可怜的女生。打得她哭爹喊妈,跪地求饶。其中有一个男生竟然掏出手机,狞笑着对她说:“来来来,小程序开发给大爷我好好磕一个,大爷给你照张好看的。此情此景让赫子铭看的目瞪口呆,幸而老师及时赶来阻止并重惩了那些带头作恶的坏学生。    就连上厕所赫子铭都要小心翼翼,因为厕所的一面墙快要倒塌了,学校警告同学们上厕所要小心。让赫子铭没有想到的是厕所内竟然还有高年级的坏学生拿着斧头在等他,赫子铭说是来小便,他们竟说,不就是来操墙的嘛,装他妈什么文雅。一顿盘查责难,威胁恐吓之后才把他放走,弄得赫子铭好几天都不敢去厕所。放学路上,赫子铭正独自一人往前走着,突然屁股被人从后面狠狠地踹了一脚,促不及防的赫子铭立刻向狗吃屎一样趴倒在地,回头看去,只有一片狂笑的丑恶嘴脸,却不知是谁踹的。    因为对恶劣的新环境的不适应和对昔日美好生活的怀念,赫子铭常常独自一人发怔。他很快就被班里那些调皮捣蛋的坏孩子给盯上了。不是今天凳子腿被踹断了,就是明天衣服后背又被弄上墨水了,后天裤腿又被人偷偷划了个口子。没完没了的恶作剧让赫子铭忍无可忍,终于有一天赫子铭同一个经常捉弄他的男生爆发了恶战。这个男生脾气暴躁,性格乖张,老师若是批评他几句,他立刻两眼圆瞪,呼呼直喘,恨不能把老师给生吃活吞了;冷天要生炉子,他不会生又偏要抢着去生,若是生不着,就疯狂的踢打炉子,嘴里还不停的破口大骂:“我操你妈的,我叫你不着,我叫你不着,我操恁娘了个血母子的。 歇斯底里的样子让全班同学都躲得他远远的。这一天他闲来无事又去捉弄赫子铭,忍无可忍的赫子铭跟他从教室里打到教室外,连门窗都打碎了。可自幼文静瘦弱的赫子铭根本不是这个粗壮野蛮的农村孩子的对手,赫子铭最终受伤住了院。在医院里,妈妈告诉赫子铭,你现在是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落毛的凤凰不如鸡。摆脱这种落后和野蛮困境的唯一办法是好好学习,奋发向上。自转学以来一直处于痛苦和迷茫的子铭听了妈妈的话,如醍醐灌顶,顿然醒悟。半个多后赫子铭出院了。他不再呆坐着怔忡出神,而是发奋努力学习。学校里还有很多民办教师,有的老师甚至连课本都讲不明白。子铭就自己钻研,实在不懂的就去问妈妈。以致后来老师有不懂的都要向赫子铭请教。乡下语文教材版本与市里不同,赫子铭让妈妈借来书,自己从一年级开始重学。短短三个月的时间,五年级下学期的语文期末考试赫子铭考了全校唯一一个满分.乡下老师因为是拿死工资,所以并不重视教学质量,既没有单元测试,也没有月考,更没有阶段性的总结与复习.甚至连作业都懒得布置,赫子铭就按照以前市里老师的教学路子去学习,并严格要求自己。他让妈妈买来辅导材料和试卷,自己给自己制定学习计划和目标,并让妈妈监督检查。六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赫子铭以绝对优势考了全校第一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