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微网开发,社区论坛开发,电子商务,电子商城,摇电视,h5网页等制定开发

价值咨询

我们与时代并进,不断吸取新鲜理念

新闻详情

都是一些女人常用的服装啦,鞋子,饰品之类的-小程序开发

可以小程序开发的圆梦云为你带来一篇美文,请鉴赏!经过一个多月的“踩点”,林静瞄上了热闹的“淑女街”。她自然有她的想法。经过考察,林静发现这条街热闹是热闹,但是没什么特色东西,都是一些女人常用的服装啦,鞋子,饰品之类的,从中看不出有什么好特别的。既然这样,那林静就动了脑筋,要做就不能跟别人一样的。    主意打定,林静马上开始寻找店面,找货源。上天也像是在帮林静,这么热闹的街还是会有一些生意还不错的要转让店面,这让林静相对简单地租到了一个十来方的店面。货源嘛,林静更不用担心了,她可是个很会利用自己身边资源的人。    接下来林静又忙活了一个多月,简单装修,进货,摆货等等一系列的事情,也竟让初出茅庐的她磕磕碰碰地搞定了,看来,林静运气还是不错的。    一切都准备就绪,林静给所有的同学朋友都打了电话,说自己的“特色”小店就开张了,请大家来撑撑场面,捧捧场,但至于自己经营的是什么,就暂时保密啦。    这么神秘,开张当天,林静的同学们陆陆续续来了,可是一到来,他们却都瞠目结舌。    原来,林静开的店叫“特色袜子店”。如何特色呢?店里的袜子不仅材料色彩丰富,什么羊毛的,兔毛的,就连形状也是稀奇古怪的!这不,袜子有五趾的,四趾的,三趾的,甚至袜面上都是做了很多装饰,闪亮的晶片,美丽的珠子,还有羽毛之类的。再一看价格,好家伙,也不便宜。一个同学拿起一双五趾袜,看到上面标着99,马上又放了下来。    林静是通过老家一个亲戚的纺织工厂特意定制了这些袜子,因为加多了很多装饰的东西,所以成本并不低。    林静看到这么多同学都来了,显得特别开心,滔滔不绝地做起了介绍。一大群同学在店里走来逛去,都不知道怎么回应林静。后来,索性,一个个找个借口,溜走了。林静有点郁闷,来了这么多同学,最后真正买了的只有两个人。但毕竟是开业第一天,而且虽然是同学也不能强迫人家一定要买吧,不怕,现在才开始呢。这么一想,林静也释然了,挂上笑脸给每个进店的人做着介绍。但一天下来,林静口干舌燥,进店看的人是多,买的人却真是很少!    晚上到了打烊时间了,林静看着少得可怜的营业额,苦恼着不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    这时,有个人走了进来。林静马上一个激灵,一看,原来是隔壁内衣店的小玲。小玲笑嘻嘻地对着林静说:“今天一条街就数你这里最热闹了,怎样,赚了不少吧?”

小程序开发-爷爷的那套军装是土黄色,没有标识、没有式样,如今已在岁月的漂洗中黯然褪色;可是后来我摸着它,依然会倍感亲切和温暖。想当年,我的爷爷正是穿着它,在抗日的战场上冲锋陷阵、奋勇杀敌。衣服的左腿膝盖上,密密麻麻地用针线织补过。奶奶告诉我,在孟良崮的战场,一颗子弹射向他的膝盖,从此落下了爷爷一生的残疾。  小时候,我曾趁着爷爷不注意的时候,满怀着神圣、悄悄地把军装披到了身上。带领着小伙伴们,手握着玩具冲锋枪,呼喊着前进的口号,“一路杀敌”、“冲锋陷阵。”尽管当时我稚嫩的双肩,不足以撑起军装的伟岸,但是看着同伴们羡慕的目光,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军装的魅力。爷爷看见了,满怀欣慰地问我:“孩子,你长大了想穿军装吗?”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想——”爷爷抚摸着我的头,继续问道“那你又为什么想穿军装呢?”我思索了片刻,用稚嫩的声音回答,因为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可以像您那样,站在祖国和人民需要的地方。  我家的第二套军装是父亲的。它是橄榄的绿色,象征着使命,象征着和平,和我身上的颜色一模一样。军装的背后,有道长长的口子,说起它的来历,父亲总会津津乐道。那是在一次扑救森林的山火中,父亲和他的战友们,用疲惫的身躯和顽强的意志筑起了生命的防火墙。在荆棘密布、浓烟滚滚的火海里,他们始终坚守着阵地,直到最后一处余火的熄灭。父亲告诉我,在那次与烈火鏖战的任务中,自己光荣的入了党。他又指了指手臂上被烈火灼伤的烙印,满怀深情的感慨:为了建设新中国,这——就是最好的军功章。  年少的我对于军装格外的亲切,我曾无数次地站在镜子前,想象起自己当兵的模样。父亲望着我那专注的神情,笑着问道:“孩子,你想有一套属于自己的军装吗?”我斩钉截铁地回答:“爸爸,我想——。”当父亲问起原因时,我无比坚定地说,因为穿上了军装,就意味着可以——保家卫国,守护那——万家灯火。  后来,在我大学毕业了之后,怀揣着对于“绿色”军营的向往,对于“红色”理想的追求,追寻着爷爷和父亲的足迹,毅然选择了从军的路。还记得,在我收到入伍通知书的那一天,爷爷依偎在村口的老槐树下,打量着我的目光。我用不够标准地姿势向他敬了个军礼,爷爷坐在轮椅上,眼眶里渗透了潮湿。或许我该明白,当我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不仅承载着自己青春的理想,也同样承载着爷爷虔诚的信仰,和他轮椅上的梦。  临行的那天清晨,村子里显得格外安静。父亲亲手为我收拾行李,教我打起背包。他那娴熟的手法,让我钦羡不已。母亲把两颗尚有体温的鸡蛋,和一件蘸满泪花的毛衣塞到我的手上。那一刻,我清楚地看见了母亲的苍老。望着她那花白的发丝,和岁月偷偷爬过的鱼尾纹,我便再也忍不住了。但当我的泪腺即将决堤的那一刻,父亲拍了拍我的肩膀,像是抚慰,更像是启迪和教诲。父亲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儿子,咱们部队有句老话,叫‘流血流汗不流泪,掉皮掉肉不掉队’啊,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应该托起它的重量……”于是我握紧了双拳,目光里充满着坚毅和勇敢。